• “雙碳”目標下請正確認識煤電:比重逐步降低,但“壓艙石”作用不可替代
    作者: 來源:中國環保協會 發布時間:2022-08-22 11:45:44 瀏覽()次
    • “實現‘雙碳’目標,能源是主戰場,電力是主力軍。近兩年,地緣沖突、極端天氣等事件的發生,給能源安全帶來巨大挑戰,因此要充分認識煤電在“雙碳”目標中的地位作用。”8月18日,在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以下簡稱中電聯)主辦、中國華電集團有限公司聯合主辦的“2022年燃煤電站生產運營管理第五十一屆年會暨能效管理對標發布會”上,中電聯黨委副書記、專職副理事長夏忠指出。

      電力行業,尤其煤電行業,是能源領域二氧化碳排放的最主要行業,作為目前全國碳市場的唯一“主角”,隨著“雙碳”目標的提出,燃煤電站未來將何去何從?本報記者對話多位專家。

      目前非化石能源裝機容量已超過燃煤機組,燃煤電站最終會退出嗎?

      “截至2022年6月底,全國新增發電裝機容量仍保持較高的增長速度,其中新能源發電裝機容量增幅更多。目前的非化石能源裝機容量已經超過了燃煤機組的裝機容量,而隨著我國‘雙碳’目標的進一步推進實施,非化石能源的增長比例會更加迅速,燃煤裝機的裝機容量占比會進一步下降。”國家能源局科技裝備司能效與儲能處處長徐梓銘介紹說。

      據了解,截至6月底,全國發電裝機容量24.4億千瓦,同比增長8.1%。其中,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容量11.8億千瓦,同比增長14.8%,已經占到總裝機容量的48.2%;火電裝機容量為13.0億千瓦,同比增長2.9%。其中,燃煤發電機組11.1億千瓦,同比增長1.9%,煤電裝機容量占總裝機容量比重降至45.5%,同比降低2.8個百分點。燃氣發電機組11001萬千瓦,同比增長3.9%,生物質發電機組3950萬千瓦,同比增長17.7%。

      可見,伴隨著新能源發電的迅速發展與大規模上網,煤電的比重正在逐步降低。而《“十四五”現代能源體系規劃》提出,要推動電力系統向適應大規模高比例新能源方向演進。那么,這是否意味著未來煤電將會退出市場呢?

      新能源發電不穩定,傳統能源的退出必須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礎上

      “今后燃煤機組如何生存與發展是今后火電行業面臨的重要課題。不過,新能源發電的波動性與隨機性給電網的安全穩定運行帶來了極大的影響,因此在儲能技術不能大規模配套實施的情況下,燃煤機組作為電力壓艙石的地位愈加凸顯。”徐梓銘表示。

      記者了解到,今年上半年全口徑煤電發電量同比下降4.0%,占全口徑總發電量的比重為57.4%,煤電仍是當前我國電力供應的最主要電源。

      “去年以來,部分地區出現了罕見的缺煤限電現象,嚴重影響經濟發展與社會穩定。這一時期,煤電以不足50%的裝機占比,貢獻了超過60%的發電量,承擔了70%的頂峰任務,發揮了保障電力安全穩定供應的‘頂梁柱’和‘壓艙石’作用,為經濟社會發展和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做出了巨大貢獻。”夏忠告訴本報記者,新能源的隨機性、波動性、間歇性對電力系統安全穩定帶來巨大挑戰,且隨著新能源滲透率的不斷增加,影響越發嚴重,傳統能源的退出必須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礎上。

      煤電是構建新型電力系統的重要支撐,未來煤電的作用將發生轉變

      “在當前技術條件和裝機結構下,煤電是最經濟可行、安全可靠的靈活調節資源,在提升電力保供能力的同時,也能促進可再生能源發展。”夏忠介紹,煤電是構建新型電力系統的重要支撐,未來煤電作用將逐漸由傳統地提供電力、電量的主體電源向電力、電量調節型電源轉變,更多地參與系統調峰、旋轉備用等輔助服務,提升電力系統應急備用能力。

      據介紹,煤電平抑新能源大規模接入的波動性和隨機性,保障新能源消納和電網穩定的“壓艙石”作用,還將保持相當長一段時間。到2030年,隨著新能源占據裝機主體,煤電仍然是系統靈活性和發電量的第一大支撐電源;到2060年,基于系統安全性和經濟性的考慮,煤電依然會保持一定的規模。

      另外,煤電也可為節能減排做出貢獻。煤電作為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主要形式,占據消費總量的半壁江山,在推動全社會節能減排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夏忠說:“目前,還是要充分認識煤電在構建新型電力系統中的功能定位,堅持‘煤炭保能源安全、煤電保電力安全、常規電源保供應、新能源調結構’,統籌做好煤電和新能源發展,促進各種能源系統實現多目標整體優化。”

      煤電“壓艙石”作用不可替代,減排又勢在必行,如何做到平衡?

      事實上,我國煤電行業一直在推動節能減排措施落地,并取得了明顯的成效。“十三五”以來,我國煤電機組排放的煙塵、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等大氣污染物不到全社會總量的10%,我國已建成全球最大的清潔煤電供應體系。

      2005年以來,電力行業累計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約215.1億噸,有效減緩了電力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的增長。2021年,我國能源消費總量約52.4億噸標準煤,其中煤炭消費占比下降至56.0%,較2015年下降8個百分點,全國單位火電發電量二氧化碳排放量約為828克/千瓦時,比2005年降低21%。

      夏忠指出:“下一步,我們需要進一步提高對煤電重要作用的認識,共同促進煤電高質量發展。”

      一是要牢固樹立系統觀念,堅持“控制增量、優化存量”,科學規劃建設先進煤電機組,統籌電力保供和減污降碳,按需安排一定規模保障電力供應安全的支撐性電源和促進新能源消納的調節性電源,保持裝機合理余量,新建項目要嚴格執行煤耗等最新技術標準。煤電機組盡可能按照“增機減量”的思路安排運行,增加裝機滿足電力平衡要求,減少發電量,盡可能利用清潔能源發電,減少碳排放。

      二是持續推進煤電“三改聯動”(推動燃煤機組開展節能、供熱與靈活性技術改造),提升煤電支撐保障能力煤電靈活性改造是推動煤電與新能源優化組合、提高系統調節能力、促進新能源消納的現實選擇。要堅持政策引導,市場導向,合理把握節奏,繼續推進煤電機組靈活性改造,挖掘其調峰價值,完善電力市場輔助服務補償與交易機制,引導煤電充分發揮容量效應和靈活性優勢。比較而言,低負荷運行狀態下,百萬千瓦、60萬千瓦的大機組比30萬千瓦機組能效下降更明顯,要做好煤電靈活性改造機組運行維護和壽命管理,推進應急備用和調峰電源建設,提升系統運行彈性,確保安全經濟運行。

      徐梓銘指出:“技術的不斷提高也是降低電廠能耗與提高可靠性的有效保證,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論斷同樣適應于燃煤發電行業。我們應該重視科技的發展進步。”

      據介紹,截至2021年底,我國實現超低排放的煤電機組超過10億千瓦、節能改造規模近9億千瓦、靈活性改造規模超過1億千瓦,清潔高效利用水平世界先進。超超臨界機組技術水平、裝機容量和機組數量均居世界首位,煤電機組發電效率、污染物排放控制等達到世界先進水平。

      徐梓銘認為,各電力集團及相關企業在目前取得的成績基礎上應該進一步加強電力科技管理工作,加大科技創新力度與科技投入,積極推動更多的電力科技項目立項,積極采用新技術與新成果,這樣可以不斷提高我國整體的電力科技水平,從而不斷增強我國在國際上的電力科技競爭力。


    欧美日韩A片现在看